Yamy自称被老板公开羞辱 仅凭音频她能维权吗?

 

每日经济新闻7月22日报道不久前,备受瞩目的火箭少女101宣布解散,至此,国内第一支限定女团落下帷幕。失去了团体助力,单飞的11个女孩接下来的发展方向深受外界关注。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火箭少女101的队长Yamy竟率先遭遇重大危机。

“她很丑,不时尚,没有价值,唱歌难听,原来只是一个伴舞而已……”7月21日,Yamy将所属经纪公司的会议录音曝光,在这段3分钟的音频里,充斥着老板徐明朝对自己外貌、能力等方面的不满和攻击。Yamy表示,过去两年多时间里,老板经常打压指责她,当自己提出解约后,得到了徐明朝“情况了解,不要作死”这八个字。

Yamy的控诉迅速激起了大量网友的不满,不少人认为,徐明朝“太过分了,对女生起码的尊重都没有”。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,借势热门综艺,一举进入“中国第一女团”并成为队长的Yamy,这些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据了解,本次陷入舆论风波的徐明朝名下有6家公司,其妻为凤凰传奇女主唱杨魏玲花。

今年29岁的Yamy(本名郭颖),因参加《创造101》而被大众所熟知,小眼睛、单眼皮的她具有极高的辨识度。加上Yamy独树一帜的性格和强大的舞台表现力,从100多个女孩中脱颖而出,成为火箭少女101的一员,并经全员投票成为队长。

Yamy的实力得到粉丝的认可,在新浪微博上,她拥有近600万粉丝。7月21日,自称长期以来遭遇老板徐明朝打压指责的Yamy,将经纪公司的一段会议录音曝光,3分钟里满是徐明朝对她的羞辱,认为“Yamy丑”、“没有价值”、“唱歌难听”等。

“我曾经最信任和依靠的老板徐明朝先生,在员工大会上号召大家一起羞辱我。”Yamy对此很无奈,她通过长文形式来反击:“你是老板,我是一个打工的。也许我这辈子也赚不到你的万分之一,但不代表我的工作比你廉价;也许我的外貌不符合你的审美,但不代表你可以蹂躏我的尊严……我不是你表演’霸道总裁’的观众,更不是任你摆布的玩偶。我拼命保护的爱与勇气,绝不允许你继续摧残!”

徐明朝侮辱性的话语引发广泛热议,截至7月21日16时许,#Yamy公司会议录音#的话题阅读超过12亿。尽管火箭少女101已于6月23日解散,但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越、段奥娟、赖美云等前女团成员均在第一时间发文支持Yamy。

段奥娟很是气愤:“不珍惜就算了……精神还要被这样凌虐!真是气到手抖!”张紫宁则认为“美丑不由这一人评判”;杨超越直言,“不懂欣赏请放手,自信的女孩美丽不要用世俗去审判”。

据悉,Yamy所属经纪公司为北京极创引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极创引力)。每经记者通过启信宝看到,极创引力成立于2015年,以打造偶像艺人为宗旨,旗下拥有天舞IDG和JC艺人学院两家子公司,构建从艺人培训、定位包装、唱片发行,到演艺经纪、演唱会制作、综艺节目制作、影视制作、衍生产品于一体的娱乐产业生态。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郭新波,此次被指对Yamy外貌、能力等方面进行人身攻击的徐明朝持有极创引力65.693%的股份并担任董事长一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最近频频登上热搜的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们》舞台总监陈琦沅(英文名Kenn) 是极创引力的联合创始人。

不止极创引力,启信宝人物图谱显示,徐明朝名下相关联的企业还有北京百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百人文化)、上海凤奇文化传媒工作室(凤凰传奇组合涉及的公司)、北京艺萌天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在内的5家。其中,百人文化成立于2006年,注册资本为100万元,2019年社保人数为12人;徐明朝在该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,并持有70%的股份。

此外,每经记者注意到,徐明朝的妻子是凤凰传奇组合的主唱玲花(本名杨魏玲花)。启信宝数据显示,玲花名下有上海秋画文化传媒工作室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秋画文化)、新沂花毅文化传媒工作室(有限合伙)和通山花毅文化传媒工作室(有限合伙)等5家关联企业。其中,玲花和徐明朝在秋画文化中共同任职,该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,经营范围包含影视剧、舞台剧策划与咨询,由徐明朝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、并持股1%,玲花则持有99%的股份。

这些年,通过自身在说唱领域的积累,和火箭少女101的影响力,Yamy也收获了不少品牌的青睐。据CBNData星数显示,从2018年至今,Yamy不仅出席了欧莱雅、Zadig & Voltaire等大秀,还为倩碧、舒客等品牌做过推广。

备受大众关注的是,Yamy自曝“徐明朝在员工大会上号召大家一起羞辱我”,这是否侵害她的名誉权?Yamy能要求徐明朝或公司赔偿吗?“在音频中我们可以听到一男性声音对Yamy发表了‘很丑、不时尚装时尚、唱歌不好听、自我认知产生偏差’等负面评价,就音频内容初步认为不构成侵害名誉权。”北京安博(成都)律师事务所陈籽行律师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首先,仅凭音频内容无法确定男性声音的身份;其次,该负面评价内容属于价值判断,价值判断不同于事实判断,不同主体对同一事实可以存在不同的价值判断;再次,该负面评价没有在公开平台和公众场合做出,在Yamy公开音频之前公众没有获悉音频内容的渠道,该音频内容用也不会影响公众对Yamy的认知。”陈籽行进一步向每经记者解释。

而对于Yamy在微博中提及的自己“发了解约函”一事,陈籽行则表示,艺人是否可以单方面解约,需要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和《经纪合同》的约定来判断,“若发生法定解约和约定解约情形的,艺人可以单方面解约”。